“父亲牌”毛衣

作者:林金石 时间:2022-02-19 16:52 栏目: 编织资讯 - 人生茶馆 阅读:1257

“父亲牌”毛衣

《“父亲牌”毛衣》(林金石)



八岁那年的冬天,母亲突然因病去世了。


母亲去世后,我与父亲相依为命。这年冬天,南方总是隔三差五地下雨。本就寒冷的天气,加上雨水的浇灌就变得有种透心骨的湿冷了。我被冷得瑟瑟发抖。


父亲看见后走进房间里,翻找出两件母亲在世时为我织的毛衣让我穿。可是我长个儿了,毛衣小了,怎么也穿不上。父亲就把自己的外套和毛衣脱下:“穿上,别冻着了。”可是我很嫌弃,因为我这么小,穿着父亲的衣服看起来很臃肿,这叫我怎么去上学呀?我有些不乐意。


一天夜里,我半夜醒来发现,父亲的房里还亮着灯,我很是好奇,心想:这么晚了,父亲还没睡到底在干什么呢?莫不是他忘记关灯了?我于是想去看个究竟。让我没想到的是,当我来到父亲房门口时,只见他双手各拿着一根长针,右手食指和拇指捏着线时不时地往左手的针上绕,绕一圈又挑一下,挑一下又绕一圈,如此反复几次后又停下来,然后再仔细地这瞧瞧那看看,接着又摇摇头,把刚织的那些一圈一圈地解开,再重新织……“爸,您在织什么呀?”许是父亲太过于投入,以至于被我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,他急忙抬起头看了我一眼,脸上略带愠色:“这么冷的天气你怎么出来了,赶紧回去睡觉。”“我……”我还想说什么,父亲已把我像赶鸭子一样赶回了床上。

c24250a (2).jpg


一天,两天,三天……日子渐渐进入了深冬,天气越来越冷,瓦楞上也时不时地结着晶莹剔透的冰棱。一天,我放学回来,刚进门父亲就拿着一件崭新的毛衣递给我:“云儿,穿上试试合不合身。”我刚想问些什么,他已三下五除二地把我的外套脱了,然后把那件毛衣往我身上套,我穿好后他又用手在我身上这摸摸那捏捏,然后又后退几步仔细地看了看,随后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:“刚好合身!”


我看了看穿在我身上的这件毛衣:线条粗糙,样式单一,且还有一些线头都没有处理好,我顿时就明白了,原来,前些日子父亲熬夜就是为我编织这件毛衣啊!也难怪那段时间,他天天吃过晚饭就往邻居二婶家跑,直到很晚才回来,回来后又熬夜在灯光下忙碌着……这样想着,泪水一下就濡湿了我的眼睛。


由于父亲不擅针织,这件毛衣线条粗糙,样式单一,我穿着它去上学时,还被同学嘲笑,有的说:“嘿嘿,真土!简直就像一个老村姑!”有的说:“怕是从哪里捡来的吧?”……面对同学们的嘲笑,我告诉他们说这是我父亲帮我织的,他们听了顿时面面相觑,并夸我父亲手巧。


此后,每年冬天,父亲都会为我织一件毛衣。


e8c0c0f3c146ecc59c90fc6cf666267e.jpg

后来,我远离故土来到北方一个繁华的大都市里上大学。那年冬天,我打电话给父亲:“爸,您不用再为我织毛衣了,街上多的是,到街上买就好了。”然而,电话那头,父亲沉默了许久才轻轻应了声,从他的声音里,我分明感觉到,此时的他充满了失落。可是,没过多久,我就收到了一个包裹,是父亲寄来的。打开一看,让我惊讶的是,这件毛衣与以往不同,上面多绣了花边和镶了水钻,胸前还歪歪斜斜地织了几朵小花。


我立马给父亲去了电,还没等我开口,父亲就说:“云儿,怕你不喜欢,我特地叫二婶教我挑了花边,织了胸花和镶了水钻,北方的冬天冷,毛衣还是自己织的厚实、暖和……”听着父亲的诉说,我的泪扑簌扑簌地滚落下来。


那一晚,我没有把那件毛衣穿上,而是拥着它躲在被窝里,任凭泪水肆意,莹莹的泪光中,我仿佛又看见父亲在昏黄的灯光下忙碌地织毛衣的情节……


文 | 林金石

源 | 九江日报

图 | pinterest.com

相关阅读